云南省澳门现金赌博最新现金赌博官方网站

李司平与他的《猪嗷嗷叫》

发布日期:2019-06-12 来源:文山七都晚刊

李司平与他的《猪嗷嗷叫》

文山七都晚刊记者 刘晓婕

  

  最近,一个叫“李司平”的名字全国高校文坛引起广泛注目。作家网、《人民文学》杂志社发起,作家网、现代出版社、包商银行主办的第九届“包商银行杯”全国高校征文小说类作品比赛中获得一等奖,全国仅此一个。

  李司平,何许人也?外界纷纷猜测他出自哪所名校哪位名师,殊不知这位勇夺全国第一的李司平竟是云南文山学院信息科学学院的一名学生。外界再次哗然,实在不敢相信获得征文一等奖的竟然一位理科生。

  贫穷给予他一颗敏感的心

  说起家,李司平用了很远很远来说。尽管那是个久负盛名的地方——普洱,但从他的家镇沅县振太镇者来村到普洱城,走路加坐车,需要4个多小时。这一路,眼睛所及,除了茫茫大山还是大山。这里以种茶和烟草为主要营生,一个村子100多户人就有10多个民族。由于偏远,贫穷落后成了者来村的标签。落后到什么程度?李司平说1998年,村里才通电。

  村里人多地少,李司平家四口人仅有一亩三分地。父母常年生病,尤其是父亲有高血压、高血脂,那一亩三分地每年的收入连治病都不够,更别说能穿多暖吃多好了。李司平说,6岁之前,他就没穿过一双鞋,以至于当第一双新鞋套到脚上时,他还觉得不自在。他习惯了光着脚丫感受大地的温度。

  在贫穷中成长的孩子,心思自是比其他同龄人细腻、成熟。李司平14岁那年,在县城上初中的他觉得自己再也读不下去了。环顾村里上上下下,就没哪一个娃靠读书走出小山村改变贫穷的。或许是受茶马古道的影响,村里人特别崇善做生意,无论是卖茶还是摆地摊,他们都认为这比读书有用多了。所以,村里的孩子大多读到初中,就纷纷辍学打工做生意。和李司平一同到县城读初中的10多个孩子,此时已走了大半。看着小伙伴一个个离开学校做起生意,赚了钱,李司平再也坐不住了,他也离开学校来到西双版纳打工。一个14岁的孩子能做什么?要技术没技术,要阅历没阅历,最终,他只能到工地拌砂浆、挑砂灰。跟着来自天南地北的建筑工人住在工棚里,裹着汗水睡觉,就着灰尘吃饭,一天累到晚,有50块钱。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年,苦难折磨着李司平,他开始思考人生的意义、打工的意义。他不甘心自己就这样挑一辈子砂灰,每天领50元的工资。他开始留恋青葱校园的美好,渴望知识的汲取,于是,这个叛逆少年又回到了校园。两年后,李司平顺利考上思茅一中开启他的高中生涯。

  不安分的心遇到了文学

  李司平坐了4个多小时的车,从偏远的村子来到州府普洱,走进了思茅一中。当他跨进校门的那一刻起,似乎就注定了这个少年3年高中生涯的不平凡。乍一看,他和其他同学没两样,同样都有鼻子眉毛嘴巴,但仔细一看,他的眼神里流露出桀骜不驯、不拘一格。果然,进校没多久,他就坐不住了。学校里按部就班的学习生活让他觉得是在浪费生命,他无法释怀父母拖着病体四处打工挣钱供他和弟弟上学,他无法安静地坐在教室而不顾父母。尽管经历了一年失败的打工生涯,尝尽了人间酸楚,但李司平那颗要为父母减轻负担的心丝毫未变。一个摆地摊卖百货的念头在他心里蹭蹭上涨,于是,课余,甚至逃课,每天傍晚,总能在普洱市的红旗会堂附近,看到他摆地摊的身影。

  李司平从没想过,摆地摊竟奠定了他走上文学创作道路的基础。那时,在青春桀骜的李司平看来,挣钱比学习还重要。幸好,他身体里还潜伏着一颗爱看书的心。摆地摊那会,他偶然得知红旗会堂旁边有个思茅区文化馆的小书库,藏书千余册。于是,他就到小书库办了个借阅证借书看。每天,一边看书一边摆地摊,在李司平看来,这样的日子再惬意不过了。3年下来,李司平看完了小书库的所有藏书,地摊生意也帮家里减轻了不少负担,自己的文学素养也在一本本书中悄然建构起来。

  少年,既然不安分,那就写诗吧

  李司平说他的高中生涯是混乱不安分的,所以高考成绩并没让他多么扬眉吐气,但至少考起了文山学院,而不用去读昂贵的三本。这个,他是欣慰的,或许也是这丝欣慰,让他那颗躁动不安的心渐渐平静了下来。

  2015年年末,来到文山读书的第一个学期。潜伏在李司平身体里的那些奇怪的诗句、思想开始奔涌而出,就像决堤的湖水不可收拾。他想既然有了这些莫名其妙的语句,那就写出来吧,于是,一首首小诗开始出现在他的本子里。写出来怎么办呢?孤芳自赏还是投出去赚点零花钱?李司平一直强调自己是个俗人,就连最初创作的目的都是为了生活为了钱。毫无悬念,他把第一组诗《结绳记诗》投到了家乡镇沅县文联主办的一本杂志《茶树王》。初时,李司平是有点自卑的,他根本不敢想自己的作品被人看了后人家会怎么说,更别说发表了。然而,事情往往是无心插柳柳成荫,《结绳记诗》竟然被《茶树王》刊发了,还寄来120元稿费。此时此刻,李司平忽然有种被拥抱的感觉,他开心地笑了,从小把钱看得很重要,一分也要掰成两分花的他,那晚,竟用这人生第一笔稿费120元钱邀约几个同学痛快地喝了台酒。

  这以后,李司平的心活了,既然写几个字就能挣钱,那为什么不多写一些呢,反正心里、脑里有那么多无处宣泄的词句。李司平由此打开了文学创作的大门,但凡一有时间,他就伏案创作,稿纸都是论斤买。有同学问他就是学计算机的,为啥不用电脑写作?这都啥年月了,谁还用笔书写?李司平却固执地坚持手写,他说只有当笔尖触碰稿纸,他才能感受到心在笔尖跳舞的感觉。当文山学院图书馆馆长黄金光知道还有这么一个热爱读书、热爱文学创作的李司平后,他毫不犹豫地把自己的借阅证借给了李司平。这下,李司平就可以每次从学校图书馆借20本书。不过这20本书,也就够他看半个月,每半个月,他都准时去还书、借书。李司平说:“什么类型的书我都看,只有多看多想,思路才开阔。”

  渐渐地,李司平的名字开始崭露省内外各大诗刊,作品先后发表在《中国诗歌》《陕西诗歌》《太阳河》《茶树王》《威远江》《银生文化》等各级刊物。作品发表得多了,胆子也就渐渐大了。李司平不再满足于发表作品,他把视线投向了各类征文。于是,一个又一个的奖项像他投来,一个又一个的领奖交流机会让他走出校门、走向全国。看得多了,他的心越发平静,作品越发有深度,多次荣获“第五届全国大学生野草文学奖散文一等奖”“第七届中国校园双十佳诗歌奖”“首届东西方诗人奖·大学生诗歌奖”“第六届野草文学奖散文一等奖”“第六届野草诗歌奖”“第三十五届樱花诗歌奖”“第四届广西网络文学大赛一等奖”“第九届包商杯全国高校征文小说一等奖”等文学奖项。作品收录于《中国诗歌生日大典》《中国高校文学作品排行榜》《诗无邪》《新诗维》《90后诗群》等文学出版书籍。散文集《一婉普洱》入围中国作家协会文学扶持出版项目,诗集《作为意志所表象》正集结出版。

  从没想过《猪嗷嗷叫》会拿全国一等奖

  去年,决定参加第九届“包商银行杯”全国高校征文比赛时,李司平挑选了他的第一部中篇小说《猪嗷嗷叫》、散文《扁担弯曲的弧度呈现》、诗歌《明暗转折》参加比赛。那时,他最看好的是自己的散文和诗歌,他从没想过小说会获奖,那毕竟是他的小说处女作,还有甚多不满意的地方。

  李司平说《猪嗷嗷叫》的创作,完全是个写作任务。去年暑假,他回家时,《茶树王》主编扎戈对他说:“写篇小说嘛。”李司平当即答应,头脑里立马闪现了母亲前两天讲的一些村里扶贫攻坚的趣事。他不由得想,自己来自农村,乡土题材再熟悉不过了,既然要写那就写身边的事吧。于是,那个暑假,他把自己关在家里,笔耕不辍,写出了3万多字的《猪嗷嗷叫》。小说出来后,《茶树王》就刊载了这部小说。李司平说他一直对自己的作品没信心,不知道这样的作品读者到底喜不喜欢,这包括《猪嗷嗷叫》的发表。

  让他没想到的是,《猪嗷嗷叫》刊载后,他竟接到当地一位老师的电话,夸赞他小说写得太好了,期待着看到续集。放下电话,李司平的心久久不能平静,此刻,他才相信自己的作品真有人喜欢。这无疑是颗催化剂,鼓励着李司平继续创作。于是,在决定要参加全国高校征文大赛时,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猪嗷嗷叫》。

  前不久,李司平忽然接到一个北京的电话。电话那头说他的《猪嗷嗷叫》获得全国一等奖了,李司平当时的第一反应竟是:这是诈骗电话吧。因为他更看好散文和诗歌,从没想过小说会获奖,而且是全国仅此一个的一等奖。所以,当他知道散文《扁担弯曲的弧度呈现》获得散文三等奖,《明暗转折》获得诗歌优秀奖时,他的心是低落的。他更希望自己一直坚持的熟悉的诗歌创作能崭露头角,他说:“虽然心情低落,但在看了其他参赛的诗歌作品后,不得不服,自己的诗歌创作确实不如他们。”

  当然,《猪嗷嗷叫》获得全国一等奖,李司平还是高兴的,每谈起作品,他的眉宇间总有一丝笑意荡漾开去。“还会继续写小说吗?”“会的,尽管我一直寻求安稳,希望毕业后能当个计算机老师,过上安安稳稳的日子,但这一切都不会影响我对文学的热爱和创作!”

 


发布日期:2019-06-12 来源:文山七都晚刊